花呗今年的花样有点多。花呗进入「变现」时代:猛推花呗分期切入全场景,没有免息期

  花呗通用额度、花呗分期专享额度、花呗分期·爱家专享额度、花呗快充额度…
花呗进入「变现」时代:猛推花呗分期切入全场景,没有免息期

  除了花呗通用额度有一个月的免息期外,后面的分期额度、快充额度,只要用户使用,即会产生分期手续费,或者会冻结用户的余额宝额度,不过,这些能直接带来利润的花呗衍生分期额度,还停留在特定场景中。

  进入2020年,支付宝开始加码推广“花呗分期”——这是一项不限制特定场景可使用,且直接产生分期手续费的产品,类似银行的自动分期信用卡

  显然,通用版的花呗,已经满足不了蚂蚁金服的变现需求了。

  通用版花呗用了5年时间来做用户习惯培养和市场培育,一度掀起羊毛党们的“套现”热潮,如今,终于也到了“花呗分期”采摘成果的阶段了。

  长期招地推,贴花呗物料、推广花呗分期

  “我们一直在帮花呗、花呗分期做推广,每段时间奖励政策都有点不同。”一位江苏地区的支付宝收钱码服务商王松告诉新流财经,最近帮花呗分期做推广,返佣金额=收钱码花呗分期交易金额(3期、6期、12期)*对应(0.2%、0.6%、0.8%)的奖励费率。

  推广花呗分期所需精力较多,因为需要上门到线下商户处展业,让商户完成绑定,并将花呗分期的物料粘贴到商户门店显眼位置。

  相比起花呗分期推广,王松和他的伙伴更喜欢直接做花呗贴标推广。这种推广只是将花呗的物料(贴纸)粘贴到线下商户收银台位置,再拍4张照片上传即可,每天100家起步,每贴一户,佣金4元,日入300-500元。

  当然,论返佣,还是花呗分期来得多。

  支付宝推广花呗分期,线上、线下两手抓,商户、用户全方位激励。

  在商户端,线上有“芝麻GO“服务,将芝麻信用与花呗绑定在一起。表面来看,商户通过预授权模式免去会员费、预付费环节,让街头巷尾大大小小码商,都可轻易上手,并获得更广阔的流量来源。实际上,支付宝却在无形中又推广了自己的花呗和花呗分期。

  在线下,支付宝通过系统各类服务商进行推广。从支付宝开放平台页面来看,2017年开始,支付宝就开始通过花呗分期服务商推广线下花呗分期。

  这几年,支付宝一直通过花呗分期线下支付服务商在线下推广花呗分期,推广业务政策不断变化,对服务商和商户的返佣也在不断变化。

  此外,2019年开始,支付宝也在招募专门的花呗分期在线交易服务商,负责向商户推广通过APP付款、电脑网站付款、手机网站支付产生花呗分期交易。

  在用户端,日前,新流财经发现,支付宝已经将花呗分期直接上线到用户付款码处。

  当用户打开支付宝,点击付钱,选择付款方式时即可看到,除了账户余额、银行卡、花呗,还多了一项花呗分期。

  截图来自:支付宝APP

  其实,2019年3月,新流财经就曾报道,支付宝上线花呗分期码,用户只需消费满100元即可使用花呗分期付款。

  花呗分期付款与花呗付款不同。

  花呗分期是指用户在下单付款时,即可选择分期,出账单后,根据下单选择的期数按期还款;花呗分期付款一般支持3、6、12期,具体费率不定。

  花呗则是有固定的出账日和还款日,在出账日之前可以提前还款,提钱还款无需支付手续费。

  为了激励用户使用花呗分期,支付宝还向部分人群发放了花呗分期专享额度,该额度是用户在使用花呗分期付款时优先使用的专享额度,其他支付方式无法使用此额度。

  花呗分期额度与花呗通用额度不同,也不会占用通用额度,除非用户花呗分期专享额度不够用时,才会占用通用额度。

  有趣的是,除了花呗分期专享额度,支付宝还衍生出了花呗分期·爱家专享额度,也就是用户在海尔、科勒、戴森、九阳、格力、美的、苏宁易购、西门子、老板电器等品牌商户消费时,可以优先使用的专享额度。

  超级消费场景分期帝国

  花呗从2015年4月上线至今,已有5年时间。这5年里,花呗全力抢占信用支付市场,在信用卡难以覆盖的下沉市场,以及千禧一代人群中,花呗占据一定优势。
花呗进入「变现」时代:猛推花呗分期切入全场景,没有免息期

  由于在出账单之前还款无手续费,花呗积累余额并不容易。即便如此,2019年10月末财新报道,业内人士透露,包含助贷的数据下,花呗余额达2000多亿元。

  可以与之对比的是,消费金融行业头部的招联消费金融截至2019年末的贷款余额为861.63亿元,平安银行经典消费金融产品“新一贷”2019年末贷款余额为1573.64亿元,新网银行在2019年12月底,贷款余额1006亿元。

  一个花呗的实力,早已超过消费金融市场多数企业和民营银行。

  比花呗早一年上线的京东白条,在近几年的发展中,表现并没有很突出,截至2019年末,京东白条的资产规模为698亿元。

  尽管今年以来,京东数科也在试图通过“京东惠民达人”(类似花呗分期服务商,可签约为京东金融合伙人,将京东金融的白条、金条等产品推给好友,按照比例获得推广佣金)等项目,从线下渠道推广白条,但要追上花呗的脚步,恐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  如今,支付宝从线上到线下力推花呗分期,可以预见的是,花呗余额将迎来规模性增长,当然,更直接的是,花呗能为蚂蚁金服创造更可观的收入。

  此前有媒体报道花呗的运营主体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,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41.4亿元,净利润达10.23亿元。如此盈利水平,同样超过多数消费金融公司和民营银行。

  背靠蚂蚁金服甚至整个阿里系生态,花呗分期在获客和风控上都具有领先优势,对于消费金融市场的其他玩家而言,绝对是无法竞争的对手。

  一位四川某三线小城的捷信业务员告诉新流财经,其所在的地区,花呗分期已经进入各大手机门店,并采用分期免息的优惠政策抢走了其大部分客户,“一般用户都有花呗,对花呗分期接受度较高,店员拿一个ipad就可以很快办单,而我们还需要向用户解释我们的产品。”上述业务员无奈感慨。

  在后疫情时代,花呗分期的推广,对于刺激消费、促进国内消费升级也有一定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