淘宝人人可以开店,换而言之,每个人在理论上都可以开一个店铺进行花呗提现,而且淘宝可以销售不产生物流的虚拟商品,交易几乎实时完成,这也就不再要求从业者有二次销售的渠道能力。提现的从业门槛在瞬间降到了最低,市场也红火起来。

  迄今为止,花呗提现发展了约一年多的时间,但无论是手续费还是交易模型,都已经完成了数次的迭代。
京东白条繁琐的提现流程,花呗提现的出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最初,花呗提现的手续费只有4%,而经过几次洗牌,现在的手续费稳定在10%-15%之间。

  至于交易模型,最初的形态是双方QQ沟通,淘宝拍下商品,卖家扣除手续费打款,买家确认收货。这个模式虽然高效,但漏洞百出,卖家可能会遭遇职业骗子的敲诈,买家的财产安全也很难被保证。因而时至今日,更常见的模式是商品正常交易,用户在收货之后申请退货退款,整个流程在淘宝官方的全程监控中完成,如此,交易的安全性大大提高了。

  淘宝并非对花呗提现的行为毫无作为。2015年7月,日益猖獗的花呗提现迫使淘宝进行了一次大洗牌。淘宝开始限制假聊天的对话模型,并查封了一大批退换货频率极高的可疑店铺。「黑色七月」引发的后果是,提现的风险和难度都有所增加,市场供不应求。提现的手续费因此暴涨,最高一度达到20%,但提现行为并没有因此杜绝。

  文字的假聊被封锁之后,买卖双方改为用图片进行交流,后来,日益演变到了退货退款的模式。为了降低退换货在整体交易中所占的比例,提现团队可以伪造大量的真实交易进行冲抵,平台方很难识别。

  此时,花呗提现已经基本结束了各自为战的野蛮生长期,逐渐走向团队化经营。销售、推广、中介、客服、店铺运营以及资本提供方的职能逐渐清晰,步步形成链条。
京东白条繁琐的提现流程,花呗提现的出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两股势力:黑客与职业骗子

  除了平台的监管之外,还有一些外力迫使花呗提现团队不断聚拢。

  第一股势力是黑客。相比于提现团队,黑客的技术优势几近碾压。黑客会黑掉搜索排名更靠前的花呗提现网站,以此索取一笔费用。另外还有一些时候,黑客是受同行指使而来,解封网站的条件是要在网站留下指定的QQ账号,借鸡生蛋,强制性地进行合作。

  这种攻击造成的后果,轻则损失数日业务,重则网站直接掉出搜索结果前排,因此,为了建立更强大的技术壁垒,花呗提现从业者不得不团结起来。

  第二股势力是职业骗子。影响花呗提现的骗子有两类,一类面向消费者,伪装自己可以进行提现服务,在用户付款后人间蒸发;另一类骗子直接面向提现团队,他们伪装成消费者,在提现后以投诉店铺相威胁进行敲诈。

  这两类骗子在搅乱提现市场的同时,其实令行业走向了某种意义上的规范化,为了维持本就很可怜的信任度和自我安全,提现团队必须想出更多办法,这就促使他们不断变化。

  寄生经济样本

  就在2015年7月淘宝集中打击提现活动的时候,还发生了一件深入影响提现行业的事件,那就是花呗在这时走出了阿里系的围墙,逐步接入了大众点评、唯品会、聚美优品等40多家电商平台。

  自此,蚂蚁花呗成为了既有肥沃的自留地,同时又支持跨平台消费的多面体。而花呗提现就如同吸附在大鱼身下的小鱼,随着花呗漂洋过海,进入了更广阔的天地。

  团购、消费券,每一样支持花呗支付的商品都可以进行提现。如果说早期的花呗提现,只是被折下来插入水中的鲜花,那现在的它,已经长出了茂盛的根系,在泥土中越扎越深了。

  花呗提现在笔者看来,是一个典型的寄生经济样本。他们依附于庞大的互联网消费金融产业,随着后者的发展而发展。与此同时,他们也会产生一股反作用力,作用于平台。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,花呗的产品普及过程中,提现团队的推广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,他们用互联网深海区的方式,渗透到官方营销活动所不能到达的地方,挖掘了一批可观的用户。
京东白条繁琐的提现流程,花呗提现的出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淘宝筛查

  提现向来是消费信贷的副产物,这一产业的年纪,和信用卡差不多大。无论花呗、白条、任性付,都自诞生起就注定难以豁免。

  事实上,淘宝曾有过数次规模筛查, 在去年关掉了几十万家违规商户。

  通常而言,淘宝对商家的筛查会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。

  第一,最简单粗暴的,就是名字、图片有提现字样。这种店铺目前已经基本不存在了。

  第二,单量不小但评价很少的商户,如果保证金非常低,则不准进入花呗。

  第三,没有理由的销量暴涨。比如一个商家每天的正常交易是100笔,但在没有做任何推广或者降价的情况下,突然变成了1万笔,列入可疑。

  第四,交易时间太过集中。前面提到,商家会在群里通知上货时间,用户按约定好时间去购买。

  第五,用户支付方式中花呗的占比。如果所有人或大部分人都用花呗结算,就属于可疑,花呗的渗透率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。

  用户的提现特征主要是两点。第一,平时交易不多,但花呗额度突然用完了;第二,刚好是在已经认定的提现商户那里使用的。

  花呗提现,究竟是不是一种恶?

  讨论花呗提现,很考验是非观。因为从利害的角度考量,它的危害很不明显。被提现的钱终究是会由用户还给平台的,平台在经济上似乎并未受损;更何况,蚂蚁金服是一个估值60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,从它手中攫取一点利益,偶尔挑战一下它的规则,人们说不定会有恶作剧般的快感。

  就好像一些花呗提现从业者认为的那样,他们自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过错,只是一种服务的提供者,「至少比诈骗强得多吧。」